穆泠

【番外篇4】写荤段子写硬了怎么办。喻黄。[下](1)

所喻成声。:

对我没写完。


卡前戏。


别打我(。)


慢慢来慢慢来。


我觉着不会再有哪篇肉会如此逗比完全不好吃了


[下](1)








黄少天方才才想过,发展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顺其自然,竟然来的这么的快。


此时此刻他仰躺在床上抬着头,视线正对上撑在自己身上的人。


“……”黄少天有些不自然的挪了一下,但碍于喻文州的手挡在他两边,并没能挪到哪儿去。“队长,你不是认真的吧,明天还得训练呢,真的没多大点事儿我,我去一下洗手间就……”


“我是认真的,”喻文州俯着身,低头看着黄少天,灯光照下投射的阴影恰好把黄少天遮住,逆光之下黄少天忽然觉得喻文州的轮廓柔和又昏暗,神色还带着一点莫名的狡黠,“少天不愿意么?”


靠,注定软不下来了。


黄少天认输。


“……愿意。”黄少天微妙的有种接不上话的感觉,队长这么直白让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害羞,他挤出两个字来,抬起胳膊用手环上喻文州的脖子把人扯下来,额头相抵,“好吧队长既然你都提出来了,实践出真知是吧要是实践了出不了真知怎么办,好歹得有个补偿之类的?”


“如果你没能顺利交差,让你上。”喻文州听着黄少天有些无逻辑的话,也没有戳破此时身下人的紧张,他就着头抵头的姿势抿了一下唇回答了一句,下一秒堵住了刚想开口接话的人。


喻文州用舌尖在被堵嘴那人的贝齿边沿舔舐了两下,又轻巧的将半合不合的贝齿撬开。


无疑这个步骤二人也都已经熟络了,黄少天配合的伸出舌去与人翻搅在一起,舌尖与舌尖缠绕相连,翻云倒海。


唇舌相交之间喻文州的手沿着腰测游移向上,试图把黄少天的衣服褪掉,结果卡在一半发现他穿的是套头T恤还脱不掉。喻文州嘬着自家剑圣的舌头又吮了一口松开有些缺氧的人,在人唇瓣边舔了舔,“少天,脱一下?”


黄少天缓了一下盯着身上的人,抬了身子凑去在他嘴边又咬了一口,三下五除二把自己上衣扒掉,又开始拽扯喻文州的衬衫,试图往下扒拉。


“等等队长,这个局势是要我在下吗。”黄少天扒人衣服还没能把衬衫完全褪下来的时候又被喻文州按回仰躺姿势,挑了一下眉头他把目光从衣服上重新移到喻文州的脸上。


“你不是要写喻·黄·肉么,”喻文州听到下面的抗议乐了,“那自然是要喻黄了。”


目光重新交叠,带上了些意味深长,气氛也变得有些微妙。


“说是这么说,”黄少天小声嘟囔了一句,“怎么听起来一副很熟练的语气哦——”


“第一次,共勉。”喻文州有些无奈神色,把重心又放低了些,一手重新揉上黄少天的腰际向下用拇指勾上他的裤沿,“具体步骤我也不清楚,这玩意又没有攻略……”


“哪儿有妹子们写的那么容易——唉。”黄少天抬手捂上了脸。


“你这么一说倒是,”喻文州亲了亲掩在面上的手背,顺便把黄少天的外裤勾了下来,“要不咱就按妹子写的步骤来?”


“我靠队长真假!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试试。”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但没说得出来,喻文州的手按在了他难受已久的地方,隔着布料的摩擦感差点让刚想开口的人咬到舌头,这种碰触比起自己接触更多了一些敏感,说不上来的让人不由得浑身一颤。


喻文州也察觉到了这一丝僵硬,手指在人内裤布料上游走按压。这倒是能确认黄少天刚才确实难受很久了。



评论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