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泠

点心妖怪[上]

清青倾卿:

[About:林方Only]-[老林生日相关]-[只求五一前能完篇]-[傻白甜都市童话]-[From:清青倾卿]

[只是想刷刷林方 每次写这种纯情货都觉得好羞耻 慎入]


[上]


世间妖怪众多,百怪千奇。曾几何时,妖怪栖于山野;再看眼前,妖怪行于人世。

点心妖怪是妖怪们开始同人类打交道之后才出现的。这种妖怪最初以点心为食,常寄住于糕点师身侧。但随着人类对自然科学研究的愈渐深入,迷信之徒愈渐稀少,点心妖怪所能得到的食物大不如前。为了生存,点心妖怪转而食用人类因点心而产生的愉悦之感。

因点心而产生的愉悦之感往往是一晌贪欢,难以长久。所以,为了饱腹,点心妖怪们不得不踏上流浪之旅。他们居无定所,四处奔走。往往今日在此家,明日即在彼家。

方锐是只点心妖怪。与众不同的是,他有特殊的饱腹技巧。

大多数点心妖怪会选择一家糕点店作为大本营,日日蹲守,随机跟着店里的客人回家。如果他运气够好,他便可大快朵颐。当然,如果他碰上一个对点心随意敷衍的人,挨饿则是在所难免。

方锐的别出心裁体现在大本营的选择上。他的大本营,是某居民小区居委会的档案室。早在他还没成年的时候,他就发现,凡是出现在生日上的糕点,所产生的幸福感足以让他饱小半个月。所以一到成年,他便就近找个了档案室呆着。小区里谁要过生日了他就窝在谁家,吃饱了后睡小半月,饿了再换一家。

照理说,孩童的情感最单纯,因点心而产生的喜悦也最饱满。但方锐却不喜欢和小孩子打交道。明面上的理由是“纯真的小朋友能看到妖怪哟”,事实上却是方锐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大约二十年前,方锐刚成年,化作人形不过四五小儿模样。他是被点心的香味吸引到这家的,除了甜腻的奶油味,还载着满满的温馨。

五栋204户,方锐拍了拍自己最近胖了一圈儿的肚皮,费劲儿地从门锁缝里挤进这户人家。昨天翻档案室,砸到他头上的那份资料不就刚好是这家吗?好像有个8岁的小鬼要过生日了啊,方锐慢吞吞地爬起来,呼扇着自己的小翅膀一颠儿一颠儿地往厨房飞去。

刚成年的方锐见识浅薄,见到如此配置齐全的厨房简直想要嚎一句“这里是天堂吗?!”他一个俯冲跃进泡西米的水盆里,就像身处海洋球包围中的幼稚园小鬼,四处折腾不知疲惫。直到他发觉如果再继续呆在里面边玩边吃一定会被人类察觉,才不情不愿地爬出来,瘫在白糖罐子上呼呼大睡。

方锐就此过上了吃穿不愁的悠闲日子,满心等着小鬼生日那天的美味佳肴。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定是老天觉得方锐日子过得太舒坦,故意让他希望落空。

那小鬼的父母都是大学里的历史学教授,在那小鬼生日的前一晚突然接到一个研讨会的通知,当晚就坐飞机去了另一个城市。小鬼倒是懂事,不哭不闹地,还帮着安慰内疚的母亲。待到父母都走后,他才显现出一点委屈的征兆。

那晚,小鬼早早地钻进自己被子里,不知道有没有哭鼻子。


按理说,遇到这种连生日都不过的家伙,方锐妖怪擦擦嘴巴,如同往日一般潇洒离去就可以了。但为什么向来厚脸皮的方锐妖怪会在此刻跌进“吃人的嘴软”这个大坑呢?

方锐蹲在小鬼床沿,看着鼻头泛红的小鬼,陷入了妖生迄今为止第一次的自我挣扎。走还是不走,这是一个问题。

如果方锐妖怪当初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块白糖地离去,大概他就不会患上幼儿恐惧症长达二十年了。并且,这个坑爹的幼儿恐惧症很有可能伴随他漫长的一生。

不过,当时的方锐显然没有这么高瞻远瞩。他残存的羞恶心与怜悯心打败了刚刚发芽的猥琐之魂,鬼迷心窍地,他留了下来。

作为一只正式从点心妖怪学院又名新东方厨师技术学校糕点系毕业的成年点心妖怪,一手点心烹饪技术还是拿得上台面的。但方锐显然错误估计了人类四五小儿的行动力。在自诩成绩优异的方锐从高脚凳上摔下来五次,打翻装鸡蛋的碗六次,不小心被炉子烧到七次,以及偷吃了一大堆奶油之后,这个屋子的小主人——还是八岁小鬼的林敬言揉着眼睛站到了厨房门口。

方锐紧张地看着这个比他还高的人类小鬼,舔舔嘴角试图消灭偷吃别人家奶油的证据。可是料想中的惊声尖叫大声斥责甚至低声盘问都没有出现,林敬言呆呆地看了方锐一眼,从哪来回哪去地倒在自己床上。

一定是我今天打开眼睛的方式不对,还没能学会如何承受生命之痛简称心累技能的林敬言趴在被子上默默地想。

身处被奶油糊得到处都是的厨房中央,方锐看了看自己短肥短肥的小手,又想了想小鬼细长细长的手指,装备着身为一只妖怪而与生俱来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颤巍巍地迈着稚嫩的步子,摸爬滚打地“走”到林敬言门前,尖尖的嗓音噼里啪啦:“喂,懒惰的小鬼,我命令你现在就出来帮我!”

还处于睡梦间的林敬言懒懒地答了声“嗯”,翻身继续睡。然后他受到“胖墩儿方锐妖怪”碾压式攻击,被迫开启了心累的新大门。林敬言猛然睁开眼,看着跨坐在自己腰上的陌生小鬼。闭上,睁开,小鬼朝他挥了挥锅铲;闭上,睁开,小鬼朝他露了露虎牙;闭上,睁开,小鬼清清喉咙俨然一副就职演说的模样。

林敬言记起那声尖锐地命令,眼疾手快捂住陌生小鬼的嘴,另一只手顺势一抄把小鬼揽到怀中,拍着背哄到:“弟弟乖啊,再睡会儿!”

方锐手中的锅铲“啪”地砸到地上,他眯起眼,出离愤怒了!没错,他眯起眼才不是因为听到林敬言好听的声音想睡觉而是他生气了!

“呜唔呜唔呜唔呜唔呜呜呜!!!”被捂住嘴的方锐发出一连串听不清的低吼,林敬言不自觉地蹭了蹭方锐的脑袋,合着心跳声一下一下继续他的拍背工程。

皇天不负有心人!方锐妖怪还是睡倒在林敬言怀中!


方锐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坐起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林敬言围着过大的围裙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

“醒了吗小家伙,起来吃东西啦。”

方锐看了看瘪下去的肚皮,心想看在你给我做好吃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叫我“小家伙”了。可是凶残的“被子怪”阻拦了方锐的前行,他不停地向“被子怪”发送妖怪交流声波,企图让这个不知好歹的怪物放开自己。当然,这只是方锐自己心中所期待地帅气场景。

事实上,在林敬言眼中,眼前的场景明明是,陌生的小家伙傻乎乎地被困在被子里撇着嘴都要哭出来了。林敬言忙跑过去一把把方锐抱起来,一鼓作气地抱到餐桌边。倒不是说林敬言小朋友一秒接受了家里多了个小孩子的设定,而是他一醒过来,看到的可不是什么小孩子,而是一个头上有尖角,身后有尾巴,背上还背着一对透明的发光翅膀的巴掌大小的……生物?

有点像童话故事里住在森林里的可爱小妖精,林敬言看着睡得翅膀一颤一颤的方锐,长这么可爱肯定是小!妖!精!

不得不说,只有8岁的林敬言,拥有一颗浪漫的心啊。


可是,突然出现在他家的小妖精怎么好像不开心的样子啊?林敬言看着一脸深仇大恨的方锐,瞅了瞅那盘蛋炒饭。难道,他不喜欢蛋炒饭吗?可是,林敬言小朋友只会做这个啊。

方锐鼓着腮帮子恶狠狠地盯着那碗炒饭,竟然不是点心?!这个愚蠢的人类!等等,我是不是忘了什么?方锐疑惑地偏过头,看了看还有奶油印记的厨房,一拍脑门,想起来了——生日蛋糕!

如果没有生日蛋糕,他为什么要呆在这?!方锐撸了撸袖子,盯着林敬言趾高气扬,等等,仰视一个人完全无法趾高气扬啊!方锐垂眸想了想,站到凳子上,俯视林敬言趾高气扬地,说:“你,给我,过来!我要你做什么你做什么知道了吗?!”

“好的好的,”林敬言害怕胖乎乎的小家伙一不小心摔下来,忙张开双手,“来,下来吧,好不好?”

方锐本想帅气地拒绝,但一看实际高度,腿一软扑进林敬言怀里。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概括起来就是,方锐说“林敬言你怎样怎样怎样”,然后林敬言怎样怎样怎样,方锐说“林敬言我要吃什么什么什么”,然后林敬言便把什么什么什么喂到方锐嘴边。

由于方锐吃得太多,等蛋糕出炉的时候,他已经撑到趴在桌子上动不了了。林敬言把小小的蛋糕端到桌上,笑着问方锐:“要吃吗,帮你切。”

方锐蹬了蹬腿,试图站起来。但他没有成功,只好选其次地翻个身,抓住林敬言准备开切的手。

“等等!还没许愿呢!”

林敬言不可置信地看着方锐,喃喃重复:“许愿?”

“对啊,”方锐满脸嘲讽,“你傻啊,切生日蛋糕当然要许愿啊!”

林敬言看了看手中因奶油被方锐吃掉太多甚至能看到奶黄色部分的小蛋糕,心软成一团。这个年纪的他根本不懂心里那种不得力的感觉代表什么,只知道这个莫名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小家伙肯定是上天的恩赐。

他近乎虔诚地闭上眼,许下一个不会与人分享的心愿。他现在还不知道的是,这个心愿几乎成了他以后人生中每一个生日的特邀嘉宾。无论是在他怀疑一切都是一场梦的那年,还是几乎对此感到绝望的那一年,他都会在零点时许下这个愿望,固执地等上帝来实现它。

狂潮般的喜悦让方锐差点被打回原形,他闭着眼安静地躺在这份美食中央,时不时啃两口。这份感情比以往都要浓厚,入口的感觉也就比以往都要香醇。

因为,这份喜悦,全部都只属于方锐。


林敬言放下那蛋糕,双手撑着桌子把仰躺在桌上的方锐困在怀中。他抵着方锐的脑袋,嘟囔着喊他“小妖精”。

方锐也没睁眼,语气倒是赤裸裸的嫌弃:“妖精?!我是那种下等生物吗?!愚蠢的人类,你给我记清楚,我方锐大大可是一只高贵的点心妖怪!”

林敬言不明白点心妖怪高贵在哪,也不觉得害怕。尽管在那些童话故事里,妖精都是善良的,而妖怪则可怖得多。他对方锐的喜欢只增不减。

八岁,只能选择最直接的方式来表达喜欢。林敬言看了看小脸红扑扑的方锐,吧唧地亲了一口。

方锐吓了一跳。虽然他的人形只有人类四五岁的样子,但他可是一只心智成熟的成年妖怪啊!这个死小鬼知道他刚才做了什么吗?!温温的暖暖的软软的……

靠,方锐从头红到脚,“嘭”地变回巴掌大小,在林敬言的注视下,落荒而逃。


要知道,20年前的方锐可是很纯情的。落荒而逃的点心妖怪一路逃回点心妖怪的部落,窝在部落大大的图书馆里,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弄明白被人类亲一下不会怀孕这个事实呢!

总而言之,自此之后,在方锐心中,人类的小鬼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最不可预料最恐怖的生物,最好永远都别让他再碰到!


—TBC—

下一次就可以写长大后的老林和傻乎乎又凑过去的点心啦w


[中]

[下]

[番外一]

评论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