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泠

【韩叶】猛虎嗅蔷薇 上

抖死M君:

韩文清虎妖,叶修蔷薇花妖设定【是不是挺扯的

这玩意其实写挺早,一步之遥写到一半就撸了这个前几天在十区发过,然后理所当然【?】的坑掉了,就是一篇小肉,本来打算一发完结,中途因为有点事耽搁了然后一直没写,也算是当时为一步肉番的试笔【结果到现在都没完

发下之前的,然后今晚把后面的填起来

这几天在不期和春归之间换得挺累,所以换个文写写

OOC,架空,肉,就这样╮( ̄▽ ̄")╭ 

接受就继续下拉吧( ﹁ ﹁ ) 



第一章

大道三千,道不可计。

这是一个天下万物都为询证自己的道而努力的世界。

当然,这和本文最大的主旨没什么关系。

只不过本文两大主角也是这天下寻道的一员罢了。

 

 

 

韩文清是只虎妖,在这个山头做大王已经快百年了。附近没有一个妖怪能打得过他,或者说,见到他那张脸,那身气势,寻常妖怪早就打起了退堂鼓,不敢在他面前久待。

只除了一个人,不,一只妖。

“老韩啊老韩,你看看你,又把人家小孩子吓到了。”叶修侧躺在一处青石上,手上拿着一柄白玉雕就的烟斗,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闭嘴。”韩文清兽形伏在他身侧,闻言眼都不睁,粗而长的尾巴不时拂过他细白的腿。

今日有小妖过来送供奉,韩文清还没说话呢,对方便已吓得腿软讷讷不敢言,最后让人回去的时候,那速度比来时快了不知多少,直看得叶修笑得不能自已。

叶修被他呵斥,也不恼,只是笑笑,手不老实地摸上他圆圆的耳朵,沿着毛一下一下顺着顺着。

韩文清被他摸得舒服,从喉间逸出几声咕噜声。

“老韩啊,我俩,认识也快百年了吧。”

叶修眯起眼,似乎承受不住阳光的热烈,又似乎是陷入回忆。

 

 

 

百年之前,韩文清还没有如今的强大,初到此山,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在这山头安顿下来。待到一切都妥当了,回了住处的那个山洞,他才发现,自己选的这地方,早被一只妖给占了。

虎妖顺着地上那摊东西转了一圈,拿不定主意这玩意是死是活。

蔷薇花妖稍微抬起一根嫩绿的枝芽,懒洋洋地打了声招呼:“哟,你是新来的那只虎妖韩文清吧?”

韩文清眉头一皱,额头的“王”字看得越发凛凛生威:“这是我选的地方。”

“那你挺有眼光啊,跟哥选到同一个地方了。”说着蔷薇花还用一根枝芽拍了拍土地,貌似在说这地方很不错,我很喜欢。

韩文清从来都不是一只好脾气的虎妖,更何况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当下便一爪子拍下去,哪知那蔷薇花看似软绵无力,闪避力道却十成足,轻轻巧巧避了开去,语调还是懒洋洋的:“诶呦老韩你这下手也太重了点,换了旁人,还不得被你一巴掌拍死。”

韩文清挑眉。自己刚刚那一下,虽说没有尽全力,但也不是平常小妖能轻易避了过去的,这蔷薇妖看似弱小,没想到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之前与其他妖物战斗时兴起的热血还没褪下,虎妖的战意又升腾起来:“起来!与我一战,你若赢了,这地方便归你;你若输了,便给我离开此处。”

蔷薇花妖慢慢直起身子,稍微认真了点:“不过就是一山洞,何必如此较真,多伤和气是不是?以后大家还得做邻居呢。”

“少说废话,战是不战?”

“不战。”

韩文清不再多言,直接扑了过去。那蔷薇花见他动了真格,暗道一声糟,忙退至洞外,生怕这位下手没个轻重毁了这山洞。

二妖便在洞外开阔处动起手来,一时间飞石走沙,地动山摇,天地为之变色。

山下无数小妖躲在安全处观望,一小妖偷声问一老妖:“老叔叔,可知那与虎大王搏斗的妖怪是何方神圣?”

那老妖眯着眼看了半晌,喟然一叹:“想来是那一位了。”

“那一位?”

“那一位是哪位?”

一众小妖齐齐聚过来,七嘴八舌地问着。

“那一位,可比新来的这位虎大王来得早多了,我们这山头能有这么多年太平日子,还是得靠那位。”老妖只说了这一句,旁的,任凭其他小妖撒搅蛮缠也再不肯多说。

虎妖和蔷薇花妖这一架,整整打了三天三夜,最后二妖尽皆失了力气。韩文清化作人形,喘着粗气坐在地上,捞过旁边一壶酒,灌了半壶,抛向蔷薇花妖:“痛快!”

他修炼至今,所逢敌手少之又少,如今遇到这蔷薇花妖,却是实实在在打了个痛快,之前对他占了自己住处的一点不痛快也随着这一架消散了。

那蔷薇花妖接了酒葫芦也化作人形,长发闲闲束在脑后,身上用法力变了件衣服遮住大半身躯,却还是让对面那妖看到了不妥。

韩文清抓住他纤细的手腕,拉开他衣襟,眉头狠狠皱起:“你身上带着伤?!”之前这妖一直是蔷薇本体,这下是人形,便能看出身上带着伤——不是之前与他打斗落下的,倒像是有了一段时间的旧伤。想到这厮竟是带着伤与他一战,韩文清心里又不痛快起来。

蔷薇花妖拨开他的手,拢上外衣,倒是知他作何想法一般挑眉一笑:“你不也是大战之后再与我打斗?算作平手吧。”

韩文清一点心火无处发,在他心中,这怎能算作平手?之前虽耗体力,却全称不上多大事:“算我技不如你,这处归你。”说着便向其他地方走,蔷薇花妖忙拦住他。

“我占地小,只方寸之地便可,何况我需吸收日月精华,往洞内不过稍事歇息罢了。你住你的山洞,我住洞外便可,只是,偶尔让我进去避个雨可好?”

韩文清想了想,也可。再说这厮也是个好手,日后若自己想与人切磋,伸手便能够到他了,于是便答应了。

蔷薇花闲闲一笑:“那敢情好,那就做邻居了吧,我是叶修,承蒙不弃喊声叶哥我也不介意。”

韩文清直接一爪子糊上他的脸,黑着脸冷哼一声。

 

 

 

于是一虎妖,一蔷薇花妖便在洞内洞外安置下来,长此以往,倒也相安无事。都说虎妖领地意识强大,可那蔷薇花妖也是个强大的妖怪,二妖居然能和平共处,看得山下一众小妖啧啧称奇。

山中无日月,年年岁岁尽皆这般过去,韩叶二妖也对对方愈加熟悉起来。

这一年入了春,韩文清正跟叶修喝酒,准确来说,是他喝,叶修偶尔喝上那么一口,更多的是抽着烟。这蔷薇妖什么都擅长,只除了喝酒这一项,没得让韩文清好好嘲笑一番。

“你那是什么打扮?”韩文清瞥见叶修左眼眼角边绘了一朵红蔷薇,眉头一皱。虎妖一向硬直霸道,是以看不惯叶修总是没骨头似的形态。

叶修似乎发着呆,恍惚了一会才听到韩文清的问话。他摸了摸眼角,眉头也是一皱:“帮我看看,长出几瓣花了?”这处也没个镜子之类的东西,他都不知道已经到了这时候了。

“三瓣,这是怎么回事?不是你自己画的?”韩文清捏住他的下巴,手指抚上那朵花,指下摸不出那花与皮肤的区别,宛若天成,说不出的……妖艳。

叶修斜了他一眼:“诶呦我没事画这玩意做什么?莫非老韩你对这个感兴趣喜欢画?”

惯常嘲讽的表情,此刻在那朵花的映衬下,居然生生带出了一丝妩媚,韩文清看得一愣,没有接话,只是摩挲着那处:“这是什么?”

叶修拂开他的手,侧躺在大青石上,拿起烟斗呼出一个烟圈:“这可是好东西啊,不是小鬼看的。”

韩文清见他避了话题,知他不想再说,便也不再问,只是心里到底留了个心眼。

到了半夜,韩文清正酣睡,鼻间突然问道一丝淡淡的蔷薇花香。虎妖嗅觉何其灵敏,到了洞外,却不见叶修的人影,立刻寻着香味从一小道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

这洞内长满草物,各种味道中和了那蔷薇香,若不是韩文清对那香味熟若在心,也能被含糊过去。

往深处走,韩文清闻着越发浓郁的蔷薇香,似乎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自己下腹也升腾出一团火气来,他隐约意识到这是因为什么。

最深处是一潭水池,叶修趴在池边,泼墨似的长发披在他裸露的肩上,脸上泛着酡红,双目盈满水汽,唇间不时逸出一声低吟。

看见走进的韩文清,也似没看到一般恍然。

叶修到发情期了。

 

 

 

 

韩文清也曾经历过发情期,那时候他也是自己找个地方熬过去,因为情欲而导致理智全然丧失的过程是一向自控的虎妖不喜欢的。而眼下,叶修也明显是这个意图,他有些拿不准,是该离开,还是留下来。

叶修听见响动,也看到了他,眼神清醒了些,朝他伸出手:“……老韩……过来……”

韩文清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把人从地上拎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脸:“清醒点。”

叶修像是喝醉了似的,站都站不住,直接趴到他怀里。虎妖的体温一向很高,冷热相撞让从冰凉的地上刚起来的蔷薇妖狠狠打了个颤。韩文清也不好受,叶修的身体此刻宛若无骨,摸上去绵软无比,鼻端的蔷薇香一直萦绕着,让他下腹那团火升得更旺。

叶修双手搭在他腰上,脸也不住蹭着他宽阔的肩,喃喃道:“既然你都来了……那就帮我这个忙吧……”

“怎么帮?”韩文清拉开他,捏着他的下巴问。

叶修在他手臂上掐了一下,笑道:“没想到老韩你还是个童子鸡啊,连这个事都不会。”

韩文清立刻黑了脸,心中莫名不爽:“怎么?你很有经验?”

叶修一个用力,带着人一起倒下去,地上长满各种草物,就像织了个毯子,倒是不痛。他坐在韩文清腰上,修长的手指描着对方严厉的面孔,嘲讽地笑了:“哥有没有经验,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说着挪动臀部,在虎妖已经挺立的下身轻轻蹭着。韩文清猛地一个翻身,把人压到自己身下,准确地咬上那双总是吐出嘲讽话语的唇。

炽热阳刚的气息扑面而来,叶修忍不住从喉间逸出一声呻吟,发情期中格外敏感的身子更软了几分。韩文清抓住这个空隙,舌头顶进他的口腔,强势地在他嘴里扫荡着,发现舔过上颚时叶修的身体似乎总是抖上一抖,便专注地舔弄那处。

“唔……哼嗯……”叶修来不及吞咽,津液顺着嘴角流下,直湿了二妖衣襟。

发情期体力不支,叶修很快便喘不上气,咬了咬韩文清的嘴唇示意他放开,虎妖正在兴头上,哪里会理,唇舌更是与他纠缠不清。蔷薇花妖一发狠,在他舌头上咬了下狠的,直接见了血。

韩文清皱着眉放开他,叶修立刻瘫软到地上不住喘着粗气。

“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发情期他毕竟也经历过,可看叶修这样,不像是发情期,倒像是被下了什么春药。

叶修也不瞒他,摸了摸左眼旁那朵蔷薇:“我品种比较奇特,发情的时候就这样。”

“跟这蔷薇有关?”韩文清也摸上那处,发现花已然开到四瓣,“四瓣了。”

“咦,那这次还挺快,这花开到七瓣之后会慢慢褪下去,等全没了我发情期也就过了。”叶修缠上韩文清,笑道,“趁着我还在发情期,老韩,来一发?”

韩文清的回应是再度咬上他的唇。


评论

热度(207)